其实我是个先文再名字的人|||而且会经常换名字……OTZ
于是这是今天大家在计算机课认真上机的时候我在病历本上画的约翰君~
(……和标题毫无关系的图OTZ)


回迷宫逛了一圈找文……|||发现自己有点想回去……OTZ

------------------------------------------------------------

《变奏》:黑宝玉X霸王主,约十次。

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的征服战之后的早朝了……一如既往地在王座坐下,一如既往地扫视众臣,一如既往地准备着反射性给某只大喊着甜心跑过来的人一个“轰——”……可今天的早朝,却没有真的一切一如既往的进行,反而静得让人有些意外。

“霸王大人,西部地区也已经归属我们了。”巴奥依旧一副卖弄的嘴脸。

“都退下。”几乎是下意识地,话已经从嘴里说出。大殿里的众人皆露出不解的神情,但也只是一瞬间,很快就退了下去。

只剩下霸王独自一人在大殿里。独自?一直都应该是这样的,不是么……?

[从来都是一个人,只是自己,没有别人。]

这种突然萌生起来的奇怪感觉,真让人厌恶……似乎是为了将这样不快的感觉挥散去,霸王随手翻开了桌上的功勋奖赏册。只见在一片整齐的黑色印刷体里挂着一行刺眼的红色———黑宝玉,奖励:一个吻。(未兑现)

眼前忽然就浮现起三天前的早朝的情景……轮到黑宝玉要求自己的战胜奖励,他认真地就说要自己给他一个吻,君不食言,既然答应了给予奖励那当然就要给。可就在自己走近他的时候他却摆出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等我下次战胜回来再补上,我还要后续~”

那时候赏一个飞踢是不是太便宜他了?不会就因为这样才没回来?

那真是很可笑。

“报告!中部地区叛军反击了!大有冲破我们军队的势头!”一个哥布林小兵匆匆忙忙地跑进来。

“那里的镇压军在干什么?”霸王冷冷地看着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的哥布林,丝毫没有掩盖心中的不悦。

“是、是……黑宝玉大人他,不知道在哪里………我们没有人指挥……”哥布林颤抖着回答。

“纠集军队,我亲自去。”拉下头盔的面具,霸王站起身来。


战场比预想中的要吵……撕杀声卷着尘土在空气里拼命地滚着,一些人在尖叫声中慢慢的光粒子化……毫无疑问地等待着即将来临的胜利,可却一点都感觉不到自己有丝毫的喜悦。

第一次来到战场,竟然会觉得厌恶。

他都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战斗的吗?

“你只要在城里就好,其他我来~”“要让战场上的脏东西远离你呀~”“你可是一尘不染的啊~亲爱的~”

原来这就是‘其他’。
原来如此。


---------就停在了这里啊原来OTZ-----------

其实当初写的时候就觉得这篇和自己以前的某篇的风格很像|||
……就是说我一直在重复自己的文章情节……但换了不同的人……OTZ
(谁发现了,其实游乐场这地方我用了不止3次了||||)

好……大概就这样…………
于是我努力||||

yukiyaw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