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说这是我最喜欢也是比较成功的一篇黑宝玉X霸王的文了-v-
估计是因为写给爹地的所以很用心了吧,笑


霸王城,大殿。

“听说了么?新的容器要来了……”巴奥将手搭在骷髅主教的肩膀上,满是调诓的语气。“哼,没有足够的黑暗力量是不可能支配我们的,他只会成为我们新的傀儡……您说是吗?黑宝玉大人……”骷髅主教看向坐在霸王宝座上单手托着下巴悠闲地喝着牛奶的黑宝玉,极为殷勤地说道。

“谁知道呢~”小口地吞着牛奶,黑宝玉笑了起来“不合适的,杀掉就好啦~”

“报告!霸王城大门前方200米出现了一个戴着决斗盘的人!正在往这里走过来!”番队队长哥布林单膝跪在黑宝玉跟前。

“哦?是战士还是我们的霸王大人啊?”黑宝玉放下手中的牛奶,侥有兴趣地看向跪在地上的哥布林。

“尚、尚未确认……”哥布林突然觉得被什么压迫了一般,止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那……不管是哪个,都给我好好地招待好了~”黑宝玉转动着手中的牛奶杯,慢慢地站起身来,将手中的杯子用力地摔在了哥布林身旁。“哗啦——”杯子摔得支离破碎。“招待不好的话,你的下场就和这个杯子一样哦~”与话语天差地别的笑脸,如同花开般灿烂。

“厄啊、是!”哥布林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快速地跑出了大殿。

“哼,可笑的家伙,估计已经被吓得尿裤子了吧……”骷髅主教看着抓不清方向乱跑的哥布林,嘲讽地说道。

“切,真没趣”黑宝玉坐回到霸王宝座上,一脸[我还没玩够呢]的表情。

“轰隆————”突然而来的爆炸让整座霸王城晃动起来,天花板震下了不少灰尘,让整个大殿烟雾迷茫。

“可恶,哪个家伙?!”巴奥挥去眼前的烟,转身看向霸王的宝座,“黑宝玉大人,您没事……吧?”却发现黑宝玉面无表情地盯着前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烟雾中直直地站着一个黑影。

“从那里,下来。”烟雾中传来的声音如同冰霜般冷寂,虽然是隔着面具的声音,却丝毫没有减少声音的威慑力。骷髅主教和巴奥感觉好似有一股冷气从脚地直钻心窝,丝毫不敢有所动作。[这就是……新的霸王……大人吗?]

“是是是~不过……至少先让我看看你的样子嘛~霸·王·大·人~”黑宝玉摊摊手站了起来,看着那站在渐渐散去的烟雾中的人影,一副调戏良家妇女的口气。

“你会为这话而后悔。”霸王慢慢地走上前去,将面具拿了起来。先不说那俊朗的面孔,单是那双金色的眼瞳就已经说明了他的不平凡————透着淡淡的冷漠,像月光般带着沉沉的铅华,如此美丽的一双……让人无法挪移视线的眼睛。黑宝玉愣了一下,不由自主地走向霸王。

[糟了!难道黑宝玉大人想和霸王大人决斗吗?]巴奥的额头上堆积起了汗滴。

只见黑宝玉站在了霸王的跟前,与霸王对视着。气氛好像弦上的箭,一触即发啊……

“嫁给我吧!我喜欢上你了~!”黑宝玉突然一把抱住霸王求婚,吓得巴奥和骷髅主教的下巴掉了一地。霸王那金色的眼睛闪过一丝诧异,但很快就冷静下来,操起拳头一拳狠狠地打在了黑宝玉的肚子上……

------------------------------事后-----------------------------

“我真不明白他在想什么!那双眼睛明明就是在放电嘛!”黑宝玉躺在霸王城的护理室里,不满地嚷道。

[那个怎么看都是威慑好不好……||||]负责照顾黑宝玉的巴奥在心里暗暗叫苦,他已经听黑宝玉抱怨了一早上了。

“不管用什么方法,我都要得到他。”强忍着腹部传来的痛楚,黑宝玉坚决地握紧了拳头。



------------------------------------------------------------------

要让一个人听命于你,抓住他的软肋无疑是个好方法。
但是,前提是你要抓得到。

“你们这群废物!难道他一个弱点都没有吗?!!”黑宝玉将手中那可以称为是垃圾的报告撕得粉碎,砸到跪在地上的部下身上。黑宝玉的部下们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在霸王面前时被霸王那恐怖得好象刀子在身上刮的眼神瞪还不说,回来之后还要被黑宝玉吼上十几二十遍然后就得跪在地上N久听黑宝玉说他的霸王如何如何地好……唉,真是一言难尽的苦,噢,爹啊,娘亲啊……为什么要让我们来到这个世界……

“算了,指望你们他永远都不会嫁给我了……我亲自去,我就不信他没有弱点!”套上护腕,黑宝玉一脸怒气地走出了房间门。跪在地上的部下们顿时哭着抱成一团,为神终于听见他们的祈祷而雀跃着。

“让开,我要找霸王。”黑宝玉狠狠地瞪着眼前拦着自己的面露难色的霸王部下。

“黑宝玉大人……您又不是不知道,霸王大人沐浴的时候是不许别人打扰的……”霸王的部下尽可能地用语言和黑宝玉沟通,可问题是黑宝玉真要发起飙来他们绝对是死路一条,但是要是不拦住他,回头霸王那边也是死路一条……天啊……好想自刎OTZ

“哒`!”黑宝玉打了一个响指,霸王的两个部下随声倒地。

“我没时间和你们在这里废话……”拍拍衣服,黑宝玉拉开了浴室的门。

抓到软肋就完事了?
不,再一个前提是,你得有命去要挟他。

黑宝玉昏过去的前一刻,看到了一大堆儿童沐浴玩具漂浮在浴缸的水面上……

呵,不被灭才怪。


----------------------------又是事后---------------------------

“太可爱了……他真是太可爱了……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这次不单单是腹部被绑上了绷带,而是从头顶到脚指头全部都缠满了白色的绷带,十足一个活生生的木乃伊复读机。

“黑宝玉大人……您要珍重啊……”混沌巫师努力地想保持着嘴巴成直线状,但眼前的景象实在很想让人抛弃形象抱着肚子在地上滚来滚去地笑,他只好转过身去背对着黑宝玉捂嘴偷笑,使自己那抖动的肩膀看起来像是太难过黑宝玉的遭遇而痛哭造成的。

其实,即使他不这么做,黑宝玉也不会理他的。黑宝玉大人已经完全沉迷在了霸王大人的“可爱”上无法自拔了……

摊手,爱情就是这么盲目。

-------------------------------------------------------------------

如果,真的想得到什么,那不择手段是必要的。
就看你不择手段去哪里了。

黑宝玉选择了下毒,这没有什么对不对的,重要的是结果,而不是根源。而且又不是真的毒,安眠药而已嘛~(外来音:不毒?吃一瓶下去试试= =|||)去厨房的路上非常顺利(谁敢拦他……|||)也是,谁敢在霸王的饭菜里放东西,敢死队也不能这么乱来啊……唯一遇到的小麻烦就是负责送菜的家伙不配合,哼,让你不配合,赐你一个响指-v-

至少,心情在走进大殿以前还是好好的。

捧着放有霸王喜欢吃的菜的盘子,黑宝玉笑得都快把嘴巴定型成麦当劳叔叔和肯德基爷爷的那种了,但在踏进大殿的那一刻,笑容却和心一起冷了下来———大殿里站着一个被锁链铐着的人,那个人和黑宝玉有着相似的外貌和发色。大殿里因为黑宝玉的出现而静了下来,霸王城里没有人不知道黑宝玉喜欢霸王,可却没有人知道霸王的想法,这场审问原本就没有将黑宝玉算进参与范围内,况且审问还没开始。黑宝玉低下头,错过了霸王脸上那一瞬间的错愕。

[原来,真的是自己一相情愿……已经连和我相似的都这样地讨厌吗……]黑宝玉低着头,无法回答自己心中传来的疑问。[不,哪怕是这样,我也要得到他。]嘴角的弧线再次上扬,却已不再是先前的心情。

“把他带下去”霸王示意黑魔导师和白魔导师将那个战士带离大殿,转头对上黑宝玉那双橙色的眼瞳,已经,和第一次的对视的感觉不一样了呢……黑宝玉的心被沉重的失落和失望撞击着,连笑容都好难维持下去了。“霸王大人,我是给您送午餐的。”连带着心中的感情的声音,装着勉强的笑容,黑宝玉走上前去将盘子放在霸王宝座前面的桌上。

[现在如果再看你那双美丽的金色眼睛,我恐怕连装出来的笑容都会消失不见了吧……]黑宝玉低着头,慢慢地走向大殿门口。

大殿里如同死一般寂静,霸王面无表情地打开盘子,优雅地勺起一小勺饭放入嘴里咀嚼,接着拿起盘子旁边的水杯喝下一小口。看霸王大人吃饭是个享受,天知道现在大殿里有多少只在心里不停地[MOEMOE]的……不过今天偷看霸王吃饭的人,却少了一个。

这个人,正站在大殿外面算时间。为啥?算药效呗。

“哐啷啷——”勺子掉到地上发出的清脆的声音。为什么吃饭的时候会觉得眼困……还有点无力的感觉……霸王有点摇晃地站了起来,大殿内的视觉享受中断。“霸王大人,您还好吧……?”骷髅主教一贯地献殷勤。

“不要管我”阻止骷髅主教的继续靠近,霸王摇晃地往大殿门口走去,一个跷趔让他失去了平衡,不过和地面接触的那个绝对不可能是他,大殿里的人都想做这个垫背,出于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一群人向着那个垫背点冲的时候,只听见一个响指声从大殿门外传来,黑虹龙立即从门外飞进来将即将摔倒的霸王叼到自己的背上,随即朝着大殿里的人咆哮。

“别想碰我的人”黑宝玉满脸阴郁地出现在大殿门口。“好了,别叫了,把他放下来给我”听到主人指令的黑虹龙马上将霸王轻轻地叼到黑宝玉的怀里。

“不要……碰我……”即使困意和体力出现了非常状况,霸王却依旧硬撑着意识清醒并打算把黑宝玉推开。这话无疑是在黑宝玉的伤疤上撒盐……啊,不,撒辣椒粉= =

“有本事你就再一拳把我打到昏迷啊~”黑宝玉将霸王抗到肩上,头也不回地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去,留下大殿里的一群掉下巴的石化人。

霸王城,黑宝玉的房间。

黑宝玉看着已经因为药效睡过去的霸王,没由来地想起了童话里的故事———{王子吻醒公主,从此以后过着幸福的生活。}可现在自己却更像是囚禁公主的大魔王,而公主等的是别人。黑宝玉轻轻地摘下霸王的头盔,柔软的棕发因为没有了头盔而散了开来。

“原来你的头发是这个样子……”揉着霸王那软软的头发,黑宝玉比任何时候都温柔。“为什么就不能是我呢……?我想成为守护你的王子啊……”

日历君又展开了它新的一页,有人睡了一宿,有人一宿没睡。

当你早上睡醒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有人正在看着你,什么感觉?没被吓到?那是不可能的……霸王瞪大眼睛看着抓着自己的右手的黑宝玉,既而快速地检查自己身上少了什么……好了,除了头盔,什么都没少。黑宝玉看着霸王一脸紧张却又要保持自己冰山形象的表情,真是哭笑不得。松开握了一夜的手,黑宝玉扶着腰站起来。“其实,你想我走的话就直接说好了~何必拐弯抹角地做那种事……”走到阳台开始做伸展运动,不过是不想让霸王看见自己现在的表情罢了。

“不是的。”霸王坐起身来,恢复往日那冷漠的表情。“我只是想从他那里知道你的事”

“什么?”黑宝玉吃惊地转过身来看着霸王。

“因为长得很像,所以……”连说真心话的时候都是冷冷的表情,或许真的是被注了凝固剂之类的东西。

“你想知道我的事可以直接问我啊!”突然而来的惊喜让黑宝玉觉得自己在做梦。

“不,你会扑过来的。”霸王否定得非常直接。

“你真是…………太可爱了…………”才说完,黑宝玉已经一个箭步冲上去把霸王抱在怀里。

“都被你看见了,想不负责吗?”霸王虽然减小了音量,但却透出了比平常更低沉的冰霜之音。

“怎么会?!我一定给你多买几个宝宝洗澡玩具!!”很显然,这两个人说的对不到一个地方上来。

“轰————!!”霸王城再次因为爆炸而晃动起来。

艾,哪壶不开提哪壶。

-----------------------从此以后---------------------------
---------------------部下的疑惑①--------------------------

“黑宝玉大人,为什么每次霸王城发生爆炸后您就得提着水桶站在这里呢……?”

“你懂什么!这是他的表现方式!”

真相:偷袭,又一次以失败告终。

无奈,黑宝玉提水桶次数过多而手臂变粗。

----------------------于是又有----------------------------
--------------------部下的疑惑②--------------------------

“黑宝玉大人,为什么您现在改抱洗衣板了……?”

“这就是爱啊~~我们家霸王啊……(开始长篇大论喋喋不休)”

真相无非就是:

霸王:“你手臂变粗了”
黑宝玉:“是啊~托提水桶的福~”
霸王:“那以后跪洗衣板去”
黑宝玉:“不要,很痛的诶~”
霸王:“……那抱着吧”
黑宝玉:“啊~就知道你最好了~~(扑过去)”

“轰————!!”

再摊手,盲目的循环啊……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kiyawai 的頭像
yukiyawai

~真王堂~

yukiyaw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